原标题:微软小冰独立运营 落地路径被指“不接地气”

  曲忠芳 本报记者 李正豪 北京报道

  在诞生6年、迭代7次之后,微软旗下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冰”终于迎来了独立日。日前,微软宣布将人工智能小冰业务分拆为公司运营,与此同时搭建了新的高管班子,任命沈向洋为新公司董事长,李笛为CEO,陈湛为日本分部总经理。所有相关工作将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完成。

  微软方面表示,此举的目的在于“加快小冰产品线的本土创新步伐,促进小冰商业生态环境的完善”。

  对于微软小冰的分拆独立,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这实际可以看作是沈向洋、李笛带领的小冰团队在微软集团内的“二次创业”,独立运营能够在决策层面更加灵活,但这条路并不容易走,在应用场景及商业化方面还面临很大的挑战。

  独立背后

  微软小冰自2014年5月正式上线,由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研发,最新的第七代微软小冰是于去年8月正式面市。微软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微软小冰单一品牌在全球范围内已覆盖6.6亿个在线用户、4.5亿台第三方智能设备和9亿个内容观众,已落地的商业客户覆盖金融、零售、汽车、地产、纺织等领域。

  其中,关于国内市场的用户规模与活跃度等问题,本报记者向微软小冰相关负责人采访询问,该负责人表示暂时不方便透露。

  据一位接近微软小冰的人士透露,小冰团队早在2016年就谋求独立,但因高管人事变动未成行。

  需要指出的是,微软小冰运营6年多时间里,尽管时常传出动作,但市场热度并不算高。据百度指数显示,PC端加移动端,“小冰”的搜索指数一直在500以下,这表明大众市场对小冰的关注度较低。

  此番之所以重新引起业界讨论,主要是得益于新上任的微软小冰董事长沈向洋,沈向洋是国内著名乃至世界级的人工智能领域科学家。2004年,沈向洋成为微软亚洲研究院第三任院长,自此微软亚洲研究院进入“沈向洋时代”。2013年,微软宣布任命沈向洋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任期内,沈向洋成为微软公司最高级别的中国人,也是所有美国巨头公司中职位最高的中国人。然而,2019年底沈向洋向微软提出离职,仅半年后,沈向洋此番则以微软小冰的董事长身份回归。

  天眼查数据显示,微软小冰的一家运营公司名称为“北京红棉小冰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5月20日,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人民币。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有着“小冰之父”之称的李笛,持股比例为25.05%,沈向洋是执行董事。微软小冰的创始团队宋睿华、彭爽等均在股东行列。

  微软中国官方表示:“微软将保持对新公司的投资权益,并授权新公司使用及继续研发完整的小冰技术。”

  对于微软小冰的独立,硅谷创新教练唐兴通认为,小冰其实一直以来是微软的非核心业务,微软曾于2014年推出过对标苹果Siri语音助手的“微软小娜”Cortana,结果并没有做起来,但人工智能是大势所趋,微软并没有放弃人工智能范畴各个技术赛道的布局。此番微软小冰独立,微软本身或许存在静观其变的心理,但确实能够给沈向洋、李笛团队以更大的积极性和自由度,对微软小冰来说是一件好事。

  落地困难

  对于微软小冰的独立运营,记者采访了国内做智能语音识别、交互等厂商的内部人士,其中一位直言微软小冰与国内一些做语音交互的产品,比如小米的小爱同学、百度小度、天猫精灵等产品的思路相比都不太一样,微软小冰显得有些“不太接地气”。

  来看看微软小冰近年来的动作:文本创作,如出版了第一部人工智能诗集;语音创作,如为前不久刚刚闭幕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作曲并合唱的《智联家园》;视觉创作,如举办绘画个展等。

  记者从微软小冰官网看到,目前该产品支持的第三方平台包括微博、京东、微信、优酷等第三方平台。但记者在微博通过“小冰”提供的领养链接登陆后,按照提示的领养方法,微信、京东、QQ等部分平台并未找到小冰的身影。由此来看,大众消费级市场对微软小冰的认知和感知度十分有限。

  唐兴通认为,与国内厂商相比,微软小冰的相对优势可能有两个,一是技术积累上较为厚重,二是国际化语言多元化。但七代产品发展至今,技术和应用都还没有明显的突破,所谓的优势中短期内显现不出来,商业化前景更是不明朗。

  大众消费级市场难以突破,微软也在试图与企业端合作探路。近期,微软宣布与智能出行科技公司“华人运通”达成战略合作,二者合作覆盖智慧出行各方面,双方成果最核心的载体是智能汽车。微软小冰以“入职”的形式加入华人运通,华人运通公司将依托微软小冰人工智能技术,将在旗下打造的高合智能汽车HiPhi上落地首个情感化智能伙伴HiPhiGo。据悉,该款车型将在今年底小批量试生产,预计2021年上市。

  谦询智库(Humble&Co.)合伙人龚斌指出,智能语音机器人这个领域目前发展分化得比较严重,微软小冰目前存在几个非常大的瓶颈需要突破:首先是能够落地的应用场景,现在看来还比较单一;其次是入口和后向收入变现;再次是智能语音机器人在企业端的道路比较坎坷,B端只有做企业服务,如竞争激烈的智能客服、智能外呼等,微软小冰采用技术授权“Inside”(内置)的模式,较大程度上能够带来一些数据量的提升,但变现很难。

  众所周智,语音成为智能交互的重要入口,放眼当下国内市场,智能语音交互的用途最常见的形态是各种各样的智能音箱,作为抢占智能家居入口的重要一环,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华为、小米、科大讯飞等厂商均纷纷加入战局。除了凭借智能硬件抢夺消费级市场外,在教育、政务、汽车、文娱、医疗等企业级领域也加码蹚路,一时之间智能语音交互机器人市场好不热闹。

  艾瑞咨询《2020中国智能语音行业研究报告》中称,智能语音在企业级和公共级业务目前主要有两类合作模式:一是技术输出平台,将通用能力封装为SDK或API,下游客户或生态中的开发者使用时向技术提供方支付一定费用,当然为了促进生态快速发展,一些平台如华为、百度等采取面向开发者免费的策略;二是切入传统行业,提供解决方案(含核心设备),这种情形下涉及智能语音企业与传统行业集成商或最终客户进行定制化、深度合作。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郭明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